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修真四萬年 > 第1835章 大陣仗
    位于近地軌道防線“天元鐵壁”中央,由整顆資源星球掏空改造而成的九號星空戰堡,是整條防線上最后建造,規模最大的太空堡壘。筆?趣?閣wWw。biquge。info

    其中的“第五星港”,能同時容納超過十艘星艦和上百條交通艇降落,每一秒鐘都有無數道光焰掃過它的上空。

    星耀聯邦實行聯邦軍和修煉宗派齊頭并進的雙軌制武力體系,民間同樣擁有不少強者乃至精銳鎧師團。

    戰爭開始之后,這些強者就按照戰網的指令,自行集結到各個星空戰堡,再聽從統一指揮,趕赴戰場。

    此刻,就有不少強者還滯留在第五星港,等待出發去追擊帝國的潰逃艦隊,其中不乏見多識廣、博聞強記之輩。

    而不少戰地記者也都聚集在這里,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采訪著普通強者,一邊等戰場稍稍穩定一些,得到聯邦軍的批準之后,就可以去更前沿的地方,展開真正的采訪。

    所以,當那幾艘造型奇特,涂裝華麗,艦首戰徽龍飛鳳舞、威風凜凜的星艦緩緩降落,幾十名器宇軒昂的一流高手和各行業極有影響力的大人物,緩緩步入星港時,不少強者和記者,紛紛認出了他們的身份。

    其中幾名鶴立雞群的青年,更是激起一陣驚呼和議論聲。

    “那,那便是聯邦最強者之一‘妖刀彭?!膬鹤?,‘魔劍彭烈’嗎?真是霸氣外露,銳不可當,真像是一柄寒光閃閃的魔劍,連星艦都能一劍斬斷那樣!怪不得年紀輕輕,就能成為聯邦軍最精銳特種部隊‘龍吼’的指揮官!”

    “站在他旁邊的又是誰,竟然絲毫不受彭烈的氣勢影響,眼底爆發出來的光芒,甚至比彭烈都要強烈了!什么,他就是巫馬玄?巫馬炎和謝安安的兒子,‘日蝕江少陽’的真傳弟子,號稱聯邦年輕一輩中最強煉器師,如此年輕就煉制出超級晶鎧,得到‘鎧匠’稱號的巫馬玄?”

    “還有那個頭發養到屁股上,戴著副大墨鏡,笑起來很邪氣的家伙……哇,那、那,那不是夜流沙嗎?現在風靡全聯邦萬千少男少女,火爆到極點的當紅大明星??!”

    “何止大明星這么簡單,人家的老爹可是血妖界乃至全聯邦首屈一指的強者‘火蟻王’,表演只是他的業余愛好,他本身卻是擁有強大精神戰斗力的‘冥修師’,別說在唱歌跳舞之時,就是舉手投足、一顰一笑之間,都能激蕩出無比強大的神魂之力,強橫到了極點!”

    “這,這么多強者,竟然同一時間都聚集到了這里,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們感覺到了嗎,這些新聯邦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,早就見慣了大風大浪,就算被一萬個記者團團圍住都不會皺半下眉頭的,今天卻好像有點兒古怪?!?br/>
    “緊張!沒錯,他們看上去相當緊張!”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可能,以他們的家世和地位,還有他們自身強橫無匹的實力,有什么東西能讓他們緊張成這副樣子?就連平時習慣于在聚光燈下拋頭露面的夜流沙,都緊張到眼皮直跳,故意戴著墨鏡來掩飾,太夸張了吧!”

    記者們面面相覷,十分敏銳地察覺到,一個驚天動地的大新聞,或許就藏在他們身后的某個地方!

    不等記者如潮水般包圍上來,魔劍彭烈、巫馬玄、夜流沙等等幾十名強者就飛快鉆進幾輛軍用飛梭車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記者們懊惱不已,更是好奇心大起――他們如此行色匆匆,像是臨時決定的行程,神情又緊張到這種程度,甚至都顧不上掩飾,究竟是要去干什么,或者見什么人呢?

    軍用飛梭車上,巫馬玄、夜流沙和魔劍彭烈朝彼此點頭。

    雖然早就熟識,但新聯邦大開發之后,彼此都散落在星海各處,又在各自領域大放異彩,成為獨當一面、日理萬機的重要人物,卻沒那么多時間相聚。

    今日一見,三人卻情不自禁地湊攏到了一起,自然不是因為往昔的交情,而是因為他們要去拜見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緊張!第五星港那些記者猜得一點兒都沒錯,這三個星辰崩于前而不變色,聯邦新一代中最優秀的青年,真是緊張得手腳冰涼,冷汗直冒,如坐針氈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我們有朝一日真能見到他――那個神話一樣的人物!”

    聯邦軍精銳特種大隊“龍吼部隊”的指揮官,魔劍彭烈笑道,“兒時的我,可是將他當成最崇拜的偶像,以成為像他一樣的人為最高目標,可是把他的師兄,我家那個老頭子氣得夠嗆?!?br/>
    “誰說不是呢?”

    巫馬玄亦感慨道,“連我師父‘日蝕江少陽’那么高傲到狂妄的人,誰都不放在眼里,唯一深深忌憚的就是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還有些不以為然,認為他昔日的手段再怎么超卓,終究是一百多年前的技術了,世界在發展,他冬眠了整整一百年,再強又能強到哪兒去?

    “豈料,他只不過在我煉制的晶鎧上,輕描淡寫地微調了一番,就令我白費了一天一夜功夫都解決不了,真是可怕,可怕至極!”

    “過去種種自不必說,就說今次――”

    夜流沙梳理了一下凌亂的長發,苦笑道,“單槍匹馬解決了百花城的危機,又率領十一名元嬰巔峰乃至化神高手,駕馭著十二臺巨神兵從天而降?我們拍戲都拍不出這么夸張的故事!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,‘三界至尊、禿鷲李耀’,究竟是個怎么樣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真像是書上說的那么英明神武、堅毅沉著、一身正氣、以天下為己任嗎?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,這種宣傳的水分太多,十句里面能有半句靠譜就不錯了,不過,英明神武未必,但肯定是個特別霸氣,特別威風,說不定還非常嚴厲的人――舊聯邦時代最強大的老怪物嘛!”

    三人議論紛紛,越說越口干舌燥,甚至讓夜流沙給彼此施加了一些心理暗示,待會兒見到了禿鷲李耀他老人家,千萬不要被對方絕世強者的無邊霸氣震懾,做出什么不得體的舉動。

    萬一在諸多長輩和強者面前丟了丑,那真是半輩子都翻不了身了。

    不一時,四輛飛梭車在一處防御等級極高的秘密基地外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到的最晚,居高臨下,放眼望去,已經看到數百名強者和更多的晶鎧集結在基地內外,如同一片沉默的鋼鐵叢林。

    強勁的靈能波動撞擊在一起,又像是一片狂暴的海洋,卷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眾多小輩剛剛下了飛梭車,巫馬玄就看到了自己的父親巫馬炎,盡管早就在靈鶴傳書中確認了傷勢,這時候還是不免快步上前,急道,“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“小傷,不礙事?!?br/>
    巫馬炎微微一笑,拍了拍兒子的肩膀,又朝“魔劍彭烈”點頭致意。

    李耀和“魔劍彭烈”的父親“妖刀彭?!笔菐熜值荜P系,彭海是李耀在修真之路上的第一個引路人,李耀十分看重這段關系。

    巫馬炎身為李耀的首席大弟子,和“魔劍彭烈”自然是平輩,倒不可以像一般小輩那樣對待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?!?br/>
    巫馬炎一眼看穿了三人的心思,道,“師父剛剛在‘碎片世界’中修煉了足足十二個小時,體能和神魂的消耗太大,正在醫療艙里進行恢復,馬上就出來了?!?br/>
    “這么瘋狂?”

    巫馬玄瞪大了眼睛,嘖嘖驚嘆道,“他老人家不是昨天才和修仙者還有域外天魔連番大戰了好幾場,傷痕累累、過度透支的么,怎么今天又展開了如此高強度的修煉,足足――十二個小時?”

    “修煉之道,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沒有一秒鐘可以松懈的?!?br/>
    魔劍彭烈道,“或許,正是如此瘋狂而執著的修煉態度,才造就了全聯邦獨一無二的‘禿鷲李耀’吧!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

    巫馬炎點頭,正色道,“我師父是個不折不扣的修煉瘋子,早在一百多年前,他的修煉方法就一直是這么瘋狂,昨天他的傷勢才剛剛有所好轉,就迫不及待和我師娘一起鉆進了碎片世界,說是要好好較量一下,看看彼此在一百年后,究竟掌握了多少全新的神通,又強到什么程度――兩人都重傷未愈,但他們可是‘禿鷲’和‘赤焰龍王’,我們這幾個當弟子的,又怎么攔得???

    “原以為他們只是簡單切磋一下,卻沒想到會修煉這么久,兩人拼出了真火,整座碎片世界都被他們打崩潰了!”

    “碎片世界都被打爆?”

    巫馬玄、夜流沙和魔劍彭烈目瞪口呆,實在無法想象那究竟是何等壯觀的景象,“太、太夸張,太瘋狂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不瘋狂,又怎么能算是‘禿鷲李耀’和‘赤焰龍王丁鈴鐺’呢?”

    巫馬炎頓了一頓,忽然眼前一亮,“他們來了!”

    巫馬玄三人還沒有看清楚那兩條從修煉室上空緩緩浮起的身影,耳邊就涌來了潮水般的轟鳴。

    上千名來自耀世集團、雙蛟會、天火組織、愛國者陣線、秘劍局和黯月基金會……諸多超級勢力的一流高手們,畢恭畢敬地施禮,齊聲叫道:“歡迎回家,李會長!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大满贯ⅲ李逵劈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