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重生歸來梅蘭契闊 > 第039章 搶劫癖好
    “穆姑娘,難得一見呀?”九歌看著從對門走出戴著薄玉面具的女子,沒想到傷的如此之重。

    “九掌柜,有事?”穆凡滌看著依舊不喜自笑的那雙彎月眼眸。

    剛想邀請進店里坐會兒,結果從穆凡滌身后出現了一個身影,兇神一般。

    “原來這就是九掌柜,不知找本王的王妃有何貴干?”一聲王者的口吻似在宣示主權。

    “原來戰王也在,九歌這廂有禮了?!北虮蛴卸Y的行了個禮。

    二人演戲之間,穆凡滌趁機拉著冬梅溜走了。

    某人低語冷聲道:“不要打她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把我的窺目還我!”九歌沒好氣的說著。

    秦照置之不理,看著遠處的身影,提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身后一人凝視,打不打她的主意,不是你說了算的,我本無意,有人更心急!

    戰王府

    李雪柔猶如望夫石般等在府門口,結果看見穆凡滌和戰王一前一后的出現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“戰王,妹妹這是干什么去了?”李雪柔依舊溫柔無害的樣子。

    穆凡滌看著這個表里不一的女人,表面上像只小貓兒背地里比老虎還兇殘。

    “約會!”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既然他們二人都知道她會武功的事了,她也就不必繼續裝什么小白羊了,放馬過來吧!

    “約會?”不敢相信,神武戰王會帶著一個丑妻出門相會。

    “進去!”秦照并未否認,直接進了府門,向書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穆凡滌緊隨其后踏入門檻,直奔別苑。第一時間掏出來自己脖子里那塊玉,趕緊拿絲帛手絹沾水一遍遍把油污抹下去。

    入夜

    李雪柔再次出現在了那座廢宅院,這一次是她主動來的。

    一進門興師問罪道:“你為什么改我的詞?”

    見美人驕怒,嘿嘿一笑,“怎么?我改的不好嗎?”

    李雪柔故作矜持的進去坐在了凳子上,摘下風帽。

    李恩慶將門閂插上,槽洞發出”吧嗒”一聲?!安蝗缥覀兡沁吜?!”眼神游走,指了一下床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來找你不是為了這個,你為什么將我寫的詞改的這么世俗?!惫首魍泼?,語氣已漸柔和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給俗人看的嗎?難不成還是給皇上?這樣才更膾炙人口!”李慶等不及了,今天他得到消息一早就喝了藥。

    李雪柔近日一直在丞相府休養,只是沒想到,身體越來越好卻越來越睡不好,借著這件事再來一趟。

    藤蔓蛇繞良久,李雪柔每日所想終于得到慰藉。

    完活,李雪柔起身故作清高地講:“以后本側妃不會來了!”

    “你我也算露水夫妻,怎能絕情?再說了我這不是幫你辦事?就當回報了,不為過吧?!崩^續把弄。

    李雪柔徑自起身,下了地撿起衣物匆匆套上,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宅子。

    待人走后,李恩慶從褥子下面掏出來一件紅肚兜,放在鼻子上聞了聞,真香。

    李雪柔回到昭雪閣,一臉潮之紅未退,小菊見了以為是受風燒熱了,要去請郎中,結果被狠狠訓斥了一頓,委屈不已。

    李雪柔命人準備了熱水,她要沐浴,因為周身附著一層實在是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“???側妃,您身上這是什么?”小菊看著李雪柔背后的出血印記,尖叫起來。

    “嚷什么嚷!”轉過身來再次訓斥,如此,小菊更是憋屈。

    連忙走到銅鏡前照了照,他竟然沒經過自己同意留了印記,雙目起火,很是氣憤!

    此后,一連半月有余,李雪柔果然沒有去私會李恩慶。

    街上那些有意傳播的人也銷聲匿跡了,百姓本就認為這是無稽之談,就算是真事,那也是戰王的痛處,何苦拿出來取笑呢?

    沒有戰王保家衛國,哪來的天逸子民?自從受到醉翁閣的熏陶,他們早就對垢誶謠諑等事嗤之以鼻了。

    李雪柔如今黔驢技窮,偷雞不成反倒蝕把米把自己搭進去了。

    既悔恨又惱火,突然想起此前的那個計謀,穆凡滌不是要休書?她就從這里下手!

    一早穆凡滌剛起床,趙寺就來報說是戰王在書房等她。

    穆凡滌暗自思忖,秦照不是不讓自己進書房?而且,現在應該上朝還沒回來吧?事出反常必有妖!

    果不其然,穆凡滌算著時間出來等人,最后看著秦照一身紫衣官袍從府門外大刀闊步地進來。

    “等本王?”

    穆凡滌撇了一眼膽戰心驚的趙寺,邪魅一笑,“這個不好說,我想,我…應該是,路過!”

    穆凡滌大喘氣說著話,將趙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,看著這只走狗已經滿頭大汗,得意的向別苑走去。

    留下秦照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突然,穆凡滌去而復返又疾步走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將我的護腕還給我!”怒吼著秦照,著實讓其驚然。

    “戰王,妹妹都在呢,一起用早膳吧?!崩钛┤岢霈F在僵持的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給!”

    “不吃!”

    二人,一個朝書房走去,一個朝別苑走去。

    穆凡滌走了幾步,又怒氣沖沖地追向了秦照,她今天一定要拿回來!

    守門的士兵見戰王帶著戰王妃進來的,猶豫要不要攔著,可這間隙,二人已經進去了。

    一陣涼風吹過“嗖~”二人就當什么也沒看見,互而望了望天繼續目視前方。

    門“哐”的一下子關上了,穆凡滌差點與門來了個親密接觸。

    “本王更衣沐浴,王妃要看?”屋內傳來一聲渾厚磁性地嗓音,似引誘。

    穆凡滌連忙止住了手,以這個威脅,算什么好漢!

    人已離開,秦照才開始慢條斯理地換下朝服,竟然有一絲莫名的失望感。

    七王府

    賈側妃和李側妃已經安胎三月有余,二人均未見七王爺有行房之意。眼下已經過了滑胎期,讓李側妃白白擔心這么久。

    賈側妃則每日刺繡靜心待在房中,順其自然,只是最近總是振振腹痛,請了太醫來診治,說是胎像不穩開了安胎藥,便每日一副從不間斷。

    李側妃看著七王爺整日魂不守舍的樣子,有了不妙的預感?!巴鯛斶@是相中了哪家的姑娘?不如招進府中,也好替我們二姐妹服侍王爺?!蓖ㄇ檫_理笑不達眼底的說著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大满贯ⅲ李逵劈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