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重生歸來梅蘭契闊 > 第038章 隱疾流言
    聞言,連忙收了手放下袖子,“我為什么要告訴你,你個臭流氓!”說完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只有親自查看了!”在穆凡滌轉身逃走之際,秦照一把抓住了她的肩頭,將人一個旋轉落在了自己的懷里,任其使勁掙脫束縛,也未撼動分毫。

    “來人?。?!”任由她怎么叫,都沒人理會。

    李雪柔呢?關鍵時刻掉鏈子…

    秦照知道了她身懷武功,自然不會松懈,抓起一個勁兒捶打自己的小拳頭將護腕摘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還給我!”此時后背貼在了某人的前胸,縱使吶喊,已無威脅力可言。

    秦照見拿到手了,便放開了這個炸了毛的人。

    一路狂追,可奈何自己沒吃午飯,越來越氣喘噓噓。她此番就不該來,那可是秦曌給她的保命符。

    一番躲閃,待人離開膳廳,秦照扯開了衣襟,自己左心房的那朵雕梅又在隱隱若顯了。

    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兒?

    京城

    家有丑妻羞滿門

    家有嬌妾耀滿堂

    辛苦種地白開荒

    不如倒貼白眼狼

    空有一支霸王槍

    近身一看燒火棍

    一時間京城暗地里小道兒上流傳起神武戰王有隱疾的事兒,言辭極其侮辱,百姓們根本不相信,天逸國第一戰神會有那方面的問題。

    碰巧今天穆凡滌打算上街吃午飯,剛好聽見,連忙拉著冬梅跑到醉翁閣。

    結果,懸掛的旗面上根本就沒有這些話。

    “穆姑娘?”管家主事看見了佩戴墨玉面具的女子。

    微微頷首,盈盈一笑。示意不必招呼自己,此次只是隨便看看。管家主事見似有私事也就不再打擾,免得旁人生疑。

    巡視一番,看見了奶茶窗口換了人,這是怎么回事?未做逗留轉身又去了塵茗奶茶店,站在門口看著里面忙碌的吳剛。

    一問才知巧兒偷偷跟著也去了南方,而九歌怎么會自己動手呢,便讓吳剛訓練新人。

    吳剛老實,將醉翁閣的教會了,便回來忙活。

    大家都沒想到,先是吳剛獨立掙了很多錢,后是周易也發了財,現在鄭禮隨官叢飛去往南方也是前途無量。

    而吳剛卻回到了原點。

    穆凡滌趁大家發現她之前,連忙進了對面的口滿香樓。

    看見來人,一甩抹布搭在肩上,“客官,二樓雅間請?!毙《旖j的招呼聲響起。

    怎么直接招呼自己進雅間,來不及多想,拾級而上來到樓上,小二打開房門,里面已經有人在等著她了。

    在她逃離之際,“進來!”一聲號令從面無表情之人的嘴里發出來。

    穆凡滌自認倒霉,視死如歸般硬著頭皮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跟在身后的冬梅擔心道。

    “戰王不在沉冤昭雪閣里陪嬌妾,到這里來干什么?”嬉皮笑臉揶揄道。

    沒想到秦照并未生氣,這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    “自然是吃飯!”抬手示意小二上菜。

    “我說戰王,你還吃的下飯?沒見滿大街都在私下里議論你不行?”穆凡滌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,拍著桌子說道。

    秦照面不改色的看著穆凡滌,“那是本王的事,你不用操心?!?br/>
    是呀,我操哪門子心呀?不對呀,他不是和李雪柔如膠似漆的嗎?怎么會有這樣的傳聞?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只是看你笑話而已,你行不行和我又沒有關系?!迸醺勾笮ζ饋?。

    聞言,星目微瞇怒視著笑的忘我的人,想要吃人一樣的光線讓穆凡滌為之一振。

    覺察到了寒光,“這么看著我干什么?嫌我丑嫌我說話不好聽休了我呀!”

    秦照收了目光,原來她是故意激怒自己。

    小二輪流幾番,桌上餐盤擺放有致,色香味俱全,“得嘞!客官,菜齊了您慢用!”

    穆凡滌一看桌子上的雞腿兒、骨頭湯、木須肉等等和戰王府差不多呀,“我說戰王,你能不能換個口味,我不挑食啥都吃,可你這天天讓我吃一樣的是想報復我?”

    秦照皺眉,桌子上沒有一樣是自己喜歡吃的,全是幾日來見她動過筷子吃的,她怎么還抱怨上了?不過他還是沉聲說了句,“明天換!”

    穆凡滌笑著坐下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,其實,她就是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穆凡滌吃的歡實兒,不忘了遞給冬梅一個雞腿,她倆都很久沒一起吃午飯了。

    秦照瞪了一眼毫無形象可言的人,穆凡滌見狀,看了一眼自己咬了一口的雞腿子。

    猶豫片刻,嘴里叼著雞腿,兩手上前抓著燒雞,掰了一個雞翅膀站起身來放在了秦照的碗里,拿下口中的雞腿,一口多用含混不清的說道:“只有這個了,將就著點?!?br/>
    就在這時那塊半月狀碧玉佩從穆凡滌的衣襟縫里漏了出來。

    秦照一手接住了險些入湯碗的玉佩吊墜。

    穆凡滌見狀一把抓了回來,塞進了懷里。

    “客官,您的酒來了!”小二唐突而入,將酒壺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穆凡滌連忙坐端正了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剛才干啥呢這是。

    秦照欲言又止,看了一眼碗里撕難看的雞翅,直接用筷子夾起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穆凡滌見狀,怎么還嫌棄?她直接上去把雞翅膀拿了回來。

    怒氣襲來,“別吃了,臟?!碧锰脩鹜蹂趺茨軗焓皝G棄的食物吃呢,當戰王府是乞丐幫?

    臟?你怕不知道人間疾苦,待朝不保夕的那一刻再裝尊貴吧!那時你就知道活下來才有身份可言。雖這樣想著卻未說出口,“你怎么知道,它裝盤子前沒掉在地上過?”

    秦照被這句話噎住了,他們不敢,但是真掉了,他也確實不知道。

    好在臟一點不致病,任她吃,鐵著面板著眼,冷眼靜看面前兩腮鼓動,如同糧倉里偷食的老鼠,恨不得一口氣吃個胖子。

    左手一只雞翅膀,右手一只雞腿,啃完左邊啃右邊。

    待穆凡滌喂飽了肚皮,打了個嗝兒。瞥見未動過的酒壺,“你怎么不喝酒?點了不喝浪費?!贝来烙麆?,突然想起來秦曌的話,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本王要的?!彼麖奈春冗^亂七八糟的酒。

    穆凡滌并未多想,掏出絲帛手絹擦了擦嘴挽著冬梅率先走了出去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大满贯ⅲ李逵劈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