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重生歸來梅蘭契闊 > 第037章 冤債有主
    李雪柔跟著茶館掌柜的進了一處私宅,里面僻靜得很,甚至有點荒涼,根本不像人住的。

    進了門,掌了燈??匆婈惻f的桌椅,坐都不想坐,站在門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?側妃嫌棄?想我曾經也是家境充實,只是經營不善導致的這般光景?!崩_一個凳子,請人入座亦是請人入甕。

    李雪柔不是來聽他緬懷過去的,“說正事吧還是?!眲傄贿M門,只見他走到身后把門閂推了進去,憤然作聲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談正事呀!”

    李雪柔看著對方一臉陰笑,感覺自己上當了。

    再想跑已來不及,只見賊人上前粗莽困住,嘴里振振有詞,“往哪跑?是你害得我成這樣子的,現在該你還債的時候到了!”

    “我是戰王側妃宰相之女當朝太后是我姨母,你膽敢放肆!”李雪柔奮力掙扎,卻被逮的更緊。

    “是嗎?那我就更不虧了,我可是一介草民,如今妻離子散孤身一人?!彪p手東扯西扯,猶如雞刨墳,只想窺得里面是何等稀罕物。

    李雪柔聽后知道此人是逼急了的亡命之徒,便開始大喊救命。

    “不管用的,這是我專門買的一個廢棄宅子,一個人都沒有?!比缫娭翆?,兩眼放光,這戰王的墳拋的爽!

    雙手捧握,流水般從指縫中溢出,擠壓兩座墳頭,痛得李雪柔變了聲,似求饒更似樂在其中,漸漸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突然推開,含糊不清的說著,“我給你錢,多少都可以,放了我?!?br/>
    “家都沒有了,我要錢干什么?現在就讓我將你抹肩頭攏二背,享一享齊人之福?!闭f著,就將李雪柔衣裙撕成了布條,把那礙事的雙手捆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急的跪地求饒哭了出來,“求求你,放過我吧?!彼ε聭鹜醢l現她的守宮砂不見了,眼下也就顧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,忘記介紹了,我是李慶,剛好與宰相重名,是喊爹還是恩人,你自己選!”

    聞此一言,李雪柔陷入了絕望。

    其實,茶館掌柜根本不叫李慶而是無名無姓自許單字一個恩,他只是想狠狠地羞辱這個讓他家徒四壁妻離子散的女人,轉到身后,綁住了不老實的雙腳。

    李雪柔背著手跪在地上向門口而去,她想要去開門,可是門閂拴的死死的,根本打不開。

    李恩慶也不急,而是當著她的面往茶壺里灑了粉狀物。

    “你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明知故問,當然是…嗯哼?!崩疃鲬c一臉陰險笑容,走上前,一把掐住她的下巴直接將茶水灌了進去。

    李雪柔趴在地上干嘔,卻無濟于事,感覺越來越不對勁。

    李恩慶看著立馬見效,饒有興味的觀看起來,只見像一條蛇一樣在地上游動,看夠了,將手腳又綁在了一起,讓她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自顧自飲了茶,解這燃眉之急。

    沒想到還是個雛兒?

    頓感欣喜

    瘋狂起來

    轉念一想

    戰王都懶得碰的人他怎么還當寶了?

    心情不好的人容易失去理智,李雪柔感覺自己如墜地獄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“恩人恩人,饒命?!?br/>
    聞言,李恩慶放開了藤蔓蛇,“咚”的一下落了地,手腳還在身后綁著,衣服破爛,羞愧不已,可是她漸漸沒了羞恥感,已被另一種感覺替代。

    “恩人恩人…”

    李恩慶看著躺在地上的人,毫無憐憫之心,自顧自走到床上躺了下來,假裝睡覺。

    李雪柔只得在地上不由自主的求救,終于裝睡的人聽煩了,走到她旁邊問道:“你不是戰王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戰王…有隱疾?!甭勓?,心情大好,連忙解開了捆綁著她的布條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李雪柔終于熬到了結束,“啪!”的一巴掌打在了李恩慶臉上。

    “小**,你竟然敢打你恩人,剛才我若不救你,你得死!”捂著臉破口大罵。

    李雪柔從李恩慶…,撿起地上的衣物胡亂裹著。

    李恩慶已經達到目的,也就任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李雪柔忍著劇痛跌跌撞撞地逃回了右相府。

    “這這是怎么回事兒?”右相夫人看著女兒的慘狀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女兒被人…了…”李雪柔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“我去告訴你爹,讓他為女兒做主!”右相夫人說著就要去找李慶。

    李雪柔連忙拉著右相夫人呂氏的手,苦苦哀求道:“不能!事關女兒清白,不能再讓別人知道了!”她深知父親明公正道,剛正不阿,定會公事公辦,那她豈不是成為大家的笑柄了,戰王也會休了她的。

    呂氏聞言,便放棄了去找李慶的想法,聽完女兒講了事情經過,老淚縱橫起來。

    李雪柔以為母親這是擔心自己。

    其實,呂氏只是想起了當年,因嫉妒當時的宰相夫人而與別人做了交易,沒想到一次就中懷了雪柔,好在宰相夫人死了只是誕下一個未足月的兒子。

    而雪柔是誰的孩子根本無從知曉,那天人太多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當穆凡滌來到膳廳吃午飯時,卻未看見李雪柔,“側妃呢?怎么不叫她來?”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吃你自己的飯?!币宦暠涞穆曇魝鱽?。

    穆凡滌看了眼空蕩蕩的膳廳,這次真是孤男寡女了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吃吧,我走了?!蹦路矞觳⑽醋?,連忙向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三十六計走為上計,她怎么會聽他的。

    結果,下一秒就被人攔住了去路,還被拽著胳膊,穆凡滌條件反射一掌打在了秦照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你會武功?”秦照猝不及防松了手,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現學的,專門對付你這種色狼!”說完,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并未感覺出她身上有功力,可為何她這一掌卻暗含內力,厲聲一喝,“花拳繡腿也敢在本王面前放肆!”

    決定試探一番,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護腕?感覺到手心里有一個暗扣。

    穆凡滌反轉身體一個四兩撥千斤反握住秦照的手腕。然后,身體從二人臂膀下鉆過繞到身后,兩只手死死的攥著他的手腕,想讓他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不禁冷笑,她忘記自己還有一只手了?

    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向**住她的兩只手,一用力,不出意外吃痛一聲撒開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又沒有內力了?

    穆凡滌擼起袖子揉著泛紅的手腕,秦照看見了她戴的護腕,金絲走繡,暗泛熒光,絕非一般物,問道:“這是哪來的?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大满贯ⅲ李逵劈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