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穿越小說 > 重生歸來梅蘭契闊 > 第032章 仙人指路
    “皇上這是想念皇妃了?”麗妃不知天高地厚的說出了心中想法。

    眾妃再次唏噓…

    “不好了!不好了!皇上!冷宮走水了!皇妃…皇妃…”幾個太監慌慌張張,倉皇跑來。

    聞言秦曌神色一震:“清兒可救出來了?”

    麗妃聞言,果然是寫給衛子清的《思清》。還好她下手快,不然下一步皇上肯定會想辦法將衛子清從冷宮里弄出來。

    小太監們喘息未定跪在地上,“回皇上,火勢太大了!根本進不去!”

    秦曌連忙向冷宮趕去,想要沖進火場救人,可是房屋坍塌的過于厲害,根本進不去。

    又是一場大火,誰人歡喜誰人憂。

    宮外

    “快快!送往八王府!”

    一頂不起眼的馬車,奮力前驅。

    八王府

    “子孑,你怎么還不睡?”楊慧賢看著來回踱步的秦子孑。

    “賢兒,本王今天有要事,賢兒先睡?!鼻刈渔萆锨鞍矒嶂鴹罨圪t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這都幾更天了?”楊慧賢坐在床上困得哈欠連篇。

    “賢兒,本王要救一個人,明天開始賢兒一定不要讓任何人進本王的書房?!鼻刈渔輥淼酱睬?,雙手扶著楊慧賢的雙肩,鄭重的囑咐道。

    楊慧賢望著那雙鮮少神色涌動的雙眸,意識到事態嚴重,沉沉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叩叩?!遍T外傳來了輕輕地敲門聲。

    書房

    秦子孑看見軟榻上已經被送進來的人,連忙從懷里掏出一瓷瓶,倒在手心是一粒淡綠極盡透明狀的小藥丸,兩指捏起來放在了衛子清的口中。

    清水入喉,藥力發揮,“咳咳…這是哪里?”衛子清睜開被煙灰嗆流淚的眼睛,看著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勿揉!”一手連忙上前制止,另一只手示意彩鈴上前。

    “八王爺!子清怎么會在這里?”衛子清在彩鈴的攙扶下起了身。

    秦子孑將水盆架移至軟榻前,遞上一塊純白色帕子,彩鈴接過,“奴婢給您清洗一下雙眼?!?br/>
    衛子清看了眼自己灼傷的手,自覺的向前傾了身子。

    隨著水聲嘩啦嘩啦,秦子孑道出緣由:“皇上斷定今夜有人放火燒冷宮?!?br/>
    衛子清雙手糾緊了一下,內心五味雜談,她給皇上送毒酒,東窗事發被關進了天牢,關了兩個月今天皇上念及舊情赦免自己死罪,打入了冷宮。

    不曾想剛一出來就有人要放火燒死她。

    可她終究該死,最后皇上卻救了她。

    “皇上說,你們沒共飲合巹酒,你是自由身?!鼻刈渔輰⒒噬系目谥I原封不動的傳送。

    水盆架移走,直起纖瘦的身子,不知是因煙灰嗆過還是心情使然,雙眼赤紅,“子清愧對皇上!”衛子清從軟榻上跪起,磕了個頭,久久未起身。

    “子清姑娘好好養著,別出這書房?!鼻刈渔萁淮旰?,起身走出了房門,留下彩鈴為其處理灼傷。

    “八王爺命奴婢來服侍您起居,有什么需要您就跟奴婢說?!辈殊彏槠淝謇韨?,兩只手均被毒酒濺落灼了傷,順酒水的方向,右手嚴重一點,左手無大礙。

    衛子清眼下什么也不需要,她說不出的喜悅心情,她自由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滿懷愧疚又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彩鈴見衛子清自顧自躺下和衣而臥,猜想她定是累了,便不再打擾了。

    翌日

    廖府

    “老爺,有客人求見?!币粋€皓首蒼顏白發的老家院在前廳外通報。

    廖悖?放下手里的話本子,一臉不悅起身走了出來,“說了多少次了,叫我少爺!”

    老家院向前挪了兩步,枯手擴耳:“啥?”聲音猶如風沙刮過土丘,沙粒般干燥缺水。

    廖悖?撩起嗓子大喊:“叫我少爺!”

    老家院震了一下:“不用這么大聲,老奴聽得見!”

    懶得跟這破鑼嗓子對話,既費勁又費時,短嘆一口氣說道:“讓他進來吧?!?br/>
    老家院顫顫巍巍地說著:“是,老爺!”便轉身向大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廖悖?聞言看向門口氣的直跺腳,這個老朽頭兒,看家護院六十載,早該頤養天年,可是父親臨終前特意交代:老婆可以換老朽必留之。

    “廖公子因何動怒?”官叢飛一襲堇色暗紋長袍,外套一件同色寬襟長馬褂兒,腰帶上墜著奇巧通亮的玉佩綁著銀色宮絳,整個人財氣十足。

    廖悖?一看來人,很是乍眼,“不知閣下,尊姓大名,有何貴干?”

    拱手作揖,“在下官叢飛,仙人指路,榮登寶地?!?br/>
    廖悖?恍然大悟,這不就是昨日里穆姑娘口中說的財神爺?“不知貴客駕到,有失遠迎?!绷毋?立即看座命下人上茶。

    官叢飛正襟危坐,稱贊道:“廖公子家大業大,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?!笨戳艘谎圻@雕欄畫棟高大雄偉的廳堂,大到讓人感到空曠。

    “貴客有所不知,家父給廖某留下了無盡的房產,除此之外一無所有?!绷毋?自嘆。

    官叢飛抿唇:“廖公子身在福中不知福?!?br/>
    廖悖?一生不愁,但是別無長物,父親讓自己讀書,但不讓自己考取功名,讓自己強身但不讓自己從軍,讓自己收租但不讓自己開店經商。

    他給自己總結了四個字:混吃等死。

    “廖某有什么??裳??平日里除了奔波收租,到處消遣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及冠之年,百無一用?!绷毋?搖搖頭。

    一聲爽朗的笑聲響起:“廖公子一件事就足以從年頭奔波到年尾,屬實難得?!?br/>
    “貴客說笑了,眼下行情不好無租可收,廖某許久未出門了?!绷毋?此前南行出去收租,結果空手而歸。

    “在下是不請自來送租金的人,租景南四間店鋪,廖公子意下如何?”官叢飛說明來意。

    二人一拍即合,官叢飛與廖悖?商議完,末了還留下來吃了頓酒。

    廖悖?與官叢飛有一種相見恨晚的兄弟感覺,此人學識膽識皆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官叢飛見天色已晚遂告別廖悖?,廖悖?很是不舍,官叢飛只好答應他日再敘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

大满贯ⅲ李逵劈鱼